搞笑图吧

朱可夫元帅:斯大林终其一生不曾开怀大笑


发布时间:2018-05-16

【字号 】       

    世上不会笑(过度严肃)的人何止万千,但以此留名的寥寥可数,只有发现万有引力的牛顿、笔者最近在人食人系列中提及的讽刺名家斯威夫特、格莱斯顿(W. Gladstone,十九世纪英国自由党大政治家)和“铁娘子”撒切尔夫人;据率领红军首先攻陷柏林的朱可夫元帅回忆录,斯大林终其一生不曾开怀大笑,他只听过他几声干笑!  

朱可夫元帅:斯大林终其一生不曾开怀大笑

斯大林(资料图)

本文摘自《请叫停如果你听过——笑话的历史及哲理》,[美]J.贺尔特著,Norton出版社,2008年出版

有些笑话,听或读的时候开怀不已,或哈哈大笑或莞尔微笑,可是,过不了多久,便忘个一干二净,这种经验相信有“普世性”。所以如此,并非你的记忆力衰退或幽默感变质,而是那些笑话内涵肤浅意义不深刻因而未能深入你的脑海所致。

笔者外游,若手边有“笑话”必带一本消闲,偶尔会把一些自以为“非常好笑”的笑话转述,游伴中当然有人作滚地葫芦,亦有人礼貌一笑,有人则笑问好笑之处何在,这类反应令笔者笑不出来。幽默感——这里之意是发笑的泉源——并非人人相同,更不是人人有,因此对同一笑话有人发笑有人木然以对,非常正常。

幽默感真是奇妙的东西,它还不一定会遗传,而传甲不传乙更是常见。英国传记作家莎莲娜·赫思廷(S. Hastings)为英国小说大家伊夫林·沃作传(Evelyn Waugh:A Biography),提及沃深为儿子詹姆斯不苟言笑而烦恼。为了培养他的幽默感,为父的甚至要他每天讲一个笑话;可怜的詹姆斯彷徨无计,偷偷买了一本《美国笑话大全》,在被窝里夜背一则,翌日向乃父交差“说笑”——他父亲觉得这种笑话真是“笑话”,从不发笑。有趣的是,詹姆斯的大哥、名记者奥巴隆(Auberon;曾组“爱狗党”竞选国会议员大败)则以写令人倒绝喷饭的幽默小品饮誉文坛。他长期(十六年)替“臭名远播”的政治幽默双周刊《冷眼》(Private Eye)撰写脍炙人口的“白屋(首相府)日记”,风趣“抵死”,把唐宁街十号众生相无情鞭挞肆意揶揄,极尽冷嘲热讽揭恶挖苦之能事,令读者心花怒放、化痰消气,大有把英国政府特别是工党政府种种“愚行”尽付笑谈中的轻快。顺便一提,伊夫林的小说,读者大都读过或看过改编自其小说先拍电视连续剧后拍电影的《故园风雨后》(Brideshead Revisited,也译为《旧地重游》;已故上海才子宋淇先生开玩笑地译为《兴仁岭重逢》,因普通话“兴仁”与“新人〔娘〕bride”同音)。沃的一生多姿多彩,从在牛津(牛津并无不及格的评级,惟“不务正业”的沃得Third Class Degree,等同“肥佬”,他“知趣”未毕业便离校)大搞同性恋到后来成为“大情人”,仅此一端,便大有读趣。这本《传记》,可读性高。

詹姆斯可能是天生寡言笑的人(agelastic,一般字典不收此字,为希腊文的英文化,希腊文-a为“不”、gelastes是“发笑”,英国人顺手牵羊妙手铸字,合成“不笑”;据此,Amazon则为“单乳族”),世上不会笑(过度严肃)的人何止万千,但以此留名的寥寥可数,只有发现万有引力的牛顿、笔者最近在人食人系列中提及的讽刺名家斯威夫特、格莱斯顿(W. Gladstone,十九世纪英国自由党大政治家)和“铁娘子”撒切尔夫人;据率领红军首先攻陷柏林的朱可夫元帅回忆录,斯大林终其一生不曾开怀大笑,他只听过他几声干笑!

笔者此次随身的是贺尔特的《请叫停如果你听过——笑话的历史及哲理》(J. Holt: Stop me if you've heard this─A History & Philosophy of Jokes),文本只有125页,堪称精悍短小(放在外衣袋不为人见),真是字字珠玑、句句深得吾心,读之既驱睡虫且感快意。这本书从“黄色笑话天皇”李格民(G. Legman)的学术生涯谈起;李格民的笑话及对笑话的学术性诠释以至其人其事,笔者曾提过数次,然此书竟有不少未之前闻的数据,不过,这些留待日后写李格民专文时才用了。必须马上为读者告的是,上世纪六十年代全球流行(成为嬉皮士反越战统一口号)的“要做爱不要战争”(Make Love, Not War),原来是李格民1963年5月在俄亥俄州大学的一次演讲时提出的!李格民其后因写“咸书”被联邦调查局列为不受欢迎人物,对他多方滋扰,他遂携眷赴法在几乎三餐不继之下隐居于一座废置的旧城堡中写作……


上一篇:《好声音4》周杰伦冒金句:讲太多下场一般都不
下一篇:潮英语:总有一些时刻想要用英语描述身边的逗